天狮直销激进扩张 涉嫌违规事件调查

人民网    2013年08月31日  08:43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天狮直销涉嫌违规事件调查

  编者按/ 虽然一度是中国最大的保健品公司和本土直销老大,但是受“假天狮”传销活动的影响,天狮在2011年才获得直销牌照。在获牌之后,天狮开始奋起直追。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在其激进扩张的背后,隐藏着其违规政策的支持。

  近日,一直低调发展的天津天狮集团因为一则违规招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8月初,新华社曝光广州南方医院坐诊医生蔡红兵违规充当天津天狮产品的“直销员”,向患者推销天狮保健品,天津天狮涉嫌跨区域经营和违规招募医生“直销员”。8月20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称,已对天津天狮涉嫌未经批准从事直销活动和违规招募直销员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对于上述违规事件,天津天狮集团品牌总监孙海峰对本报记者予以了回复:“经过工商执法部门、第三人民医院纪检部门以及天狮集团相关工作人员的同步排查获知,此次媒体报道的涉案人员并非我公司记录在册的业务员。在此事的后期处理上,天狮集团依据法律法规,对涉案人员家属从事的天狮广东直营店进行取缔处理。”

  虽然,天狮不承认坐诊医生蔡红兵是其直销员,但无法否认的是,其在广东开出天狮直营店,无疑是《直销管理条例》明令禁止的跨区域经营的违规行为。事实上,天狮在广东的违规事例并非个案。记者了解到,之前转战海外市场,直到2011年才拿到国内直销牌照的天狮开始奋起追赶时,甚至不惜推出了违规尺度更大的发展策略,其中已经涉及直销法规明确禁止的团队计酬和网络直销。

  违规背后的尴尬

  2005年9月2日公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中明确禁止团队计酬和网络直销。比如,《直销管理条例》规定:“直销企业支付给直销员的报酬只能按照直销员本人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收入计算。”而《禁止传销条例》则将“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列入传销行为。

  此外,《直销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招募直销员应当与其签订推销合同,并保证直销员只在其一个分支机构所在的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内已设立服务网点的地区开展直销活动。

  对照之下,天狮并没有跳出团队计酬和跨区域经营的违规范畴。天狮集团一位直销员告诉记者,天狮没有任何的入门费,消费累计到1680元就可以成为公司的业务代表,产品可以任意选择。而随着销售金额的提高,其级别也由业务代表依次提升业务主任、业务经理至高级经理。

  其中的开拓奖则体现了团队计酬的一个奖项,业务代表以上职级可享受其部门下属成员业绩的逐层奖励最高一共有8层。

  而天狮的奖励制度规定,业务代表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发展业务。虽然天狮不承认广东的那名坐诊医生是其直销员,但是天狮的直营店设在广州,已经说明了天狮存在跨区域经营的事实。记者了解到,天狮集团在2011年3月获得直销牌照,但其直销区域被限定为山东、河北、安徽、天津、青岛、四川、陕西、北京8省(区、市),并不包括广东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薛峰(化名)告诉记者,实际上团队计酬和跨区域经营,几乎是每个直销企业心照不宣的行业规则,如果离开了这两个核心的特征,直销企业根本无法继续发展下去。通常情况下国家对这类行为采取民不举官不究的态势。

  上述行为还都是建立在行业潜规则之内,薛峰认为,天狮推行的“三网合一”和“六网互动”,三网是指互联网(电子商务)、商业网(加盟店、连销店)、人力资源网(服务)。 而六网是指人力资源网、物流网、教育网、旅游网、互联网、资本运作网之间的互动。在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总裁李金元也曾提到过天狮的创新模式“三网合一”和“六网互动”,并称这一新置换理念在2004年就已经提出。

  然而,天狮等直销企业面临的尴尬也是显而易见的。不少拿牌直销企业涉嫌违规直销,其实也反映了我国现行的直销法规与市场现实之间的冲突。直销研究专家王万军认为,直销法规颁布将近9年,市场验证的结果是,直销法规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整治效果,但同时也已经呈现出诸多弊端。

  尤其是近年来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不少直销企业也开始尝试将电子商务、实体店与直销员结合起来,形成“三网合一”的模式,试图实现其商业模式的创新,但稍有不慎,“三网合一”模式很容易变成投资返利、网络传销等,而这些又是相关法规滞后所形成的监管难区与空白区,因此近年来电子商务领域的传销案件层出不穷。

  虽然近年来也一直有业内人士呼吁调整现行法规,但由于政府对直销行业的监管更注重的是稳定,所以短期内不太可能调整法规。在这样的现实下,直销企业只能在立法要求和现状的尴尬中模糊生存着。

  激进扩张压力所致

  天狮之所以违规尺度更大,也与天狮在国内奋起直追,激进扩张的压力有关。

  1995年8月,天狮哈尔滨和天津分公司的成立宣告了天狮中国区域雏形期的开始,而1998年的“禁传”风波使得天狮的发展备受阻挠,销售额从1997年的20亿元降到了1亿多元。在此情况下,天狮集团转而向海外发展,在180个国家及地区拥有1000万人的稳定消费群体。

  专注开展国际市场的同时,天狮在国内市场的发展一度相对缓慢。天狮集团从2002年的至今,其市场表现,远远不像其海外业务那样辉煌。国内业绩一直不佳的原因来自于天狮一直未获得国内的直销牌照。

  天狮2009年销售额便在70亿元左右,其中国内只有21亿元,但是,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保健品公司和本土直销老大,天狮虽然拿牌呼声一直很高,却迟迟没拿到牌照。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业绩和慈善形象出色,但数年来天狮在国内市场被非法传销和冒牌产品困扰,始终影响着其申牌成功,直到2011年3月,天狮集团才获牌成功。

  薛峰告诉记者,自2006年12月,像安利、完美、玫琳凯等直销巨头获得牌照之后,其在华业务量得到了飞速的增长。然而,天狮由于历史原因迟迟未获牌照,因此几乎错过了国内的黄金发展阶段。在拿牌前,天狮已被外资直销巨头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而在2011年,天狮集团在获牌之后经历了飞速发展,其中国区收入达32亿元,业绩增长达60%,位居安利、完美、无限极、玫琳凯、新时代之后,居第六名。不过到了2012年,天狮国内直销业绩表现却大不如前,收入增长为26亿元,排名下滑至第八名。

  薛峰分析称,随着国内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持续增多,直销业的竞争越发激烈,然而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国内市场开拓的雄心并未因此而停滞,为了收入增长,天狮采取了激进的扩张战略。

  真假天狮共存

  实际上,相比在广东的坐诊医生销售天狮产品一事,让天狮更为头疼的是“假天狮”团队屡禁不止。而在天狮集团获准开展直销业务的8省之外,恰恰正是“假天狮”的泛滥之地。

  天狮集团从1995年成立之初到现在,在国内直销企业中,一直处于领头羊的地位,因此被很多传销组织拿来“挂羊头”。

  在2005年,当《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正式颁布后,李金元立即发表自己的态度,积极准备申请直销牌照。

  然而,李金元忽视了一件事,当年他带着团队转战海外时,国内留下了一批天狮旧部,偷偷在地下进行发展。由于没有产品做支撑,那些曾经的天狮团队已经演变成了不折不扣的传销团队。

  当天狮集团准备回到国内市场的时候,却遭遇了数十万传销团伙的假冒顶替。2005年7月被山东聊城公安局破获的“假天狮”传销教父罗国文盗用天狮公司名义、利用“美丽佳人”化妆品假冒天狮产品进行传销一事,是最为轰动的案件。天狮也因此受到波及,被挡在直销牌照的大门外多年。

  近日,一位从事假天狮传销工作长达3年时间的来自于山西运城的受害者刘洪(化名)对假天狮的运作模式予以了披露,并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反传销救助中心一道去解救那些还在继续骗人或被骗的传销者。

  刘洪告诉记者,当初加入这个名为“天津天狮”的传销组织,也是因为自己曾经听说过天狮集团这个公司,且看到该传销组织高级别的人跟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合影,在被洗脑的过程中,他不断地被强调自己是在天狮直销这个大平台上做事业,只要级别足够高,最终就可以成为这个领域的成功人士。

  刘洪说,“假天狮”加入的门槛有2800元、2900元、3800元和3900元四种,当时并不给产品,说是一个月之后再给或者说这是高档商品,新加入者现在的级别不够,找到几个下线才可以使用,并且产品是按套卖的,无法选择。

  据了解,“假天狮”普遍采用所谓的“五级三阶”制的奖金制度,分A、B、C、D、E五个级别,分别为E级会员、D级推广员、C级培训员、B级代理员、A代理商。这种奖金制度实际就是在搞“拉人头”,进行非法传销活动。“假天狮”是靠新加入者交纳的高额入会费来赚钱的。每个加入者在受骗后,又用花言巧语骗来他人加入。

  天狮品牌总监孙海峰长期负责针对“假天狮”的打假工作,因此他向记者总结到假天狮的特征:假借与天狮公司合作的名义,对外宣称为“天津天狮”或“天狮生物发展”等进行欺诈活动,实际业务则与天狮公司无关;采用“三商法”模式和“五级三阶”制的奖金制度(分ABCDE五级);以好工作、好机会、好事业等各种谎言将亲戚朋友骗到外省的传销窝点,软硬兼施逼迫加入;以灌输“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快速致富”等迷魂汤对受骗人进行反复洗脑;以“拉人头”方式,每人交纳2800元到3900元不等的上线费,没有产品或谎称升到B级或更高级别后再给产品;一般租用偏僻的廉价民房,采用寝长负责制,吃大锅饭,生活条件恶劣;将工商、公安部门对其进行打击的行为说成是制造“负面”和保持“生态平衡”。

  对于越来越泛滥的“假天狮”乱象,孙海峰坦言,天狮集团也显得颇为无奈。他表示,“以前,仿冒天狮集团产品的传销组织规模都很庞大,且其产品造假很容易查出来,因此以前公安部门愿意和我们公司合作共同去打假反传。但如今这些传销组织都将规模分散化,并实行无产品传销,这也增加了企业打假反传的难度。”